当前位置: 首页 > 运动营养

嘉子峰西壁:“自由之舞”

发布日期:2019-08-30 10:01:57 编辑:运动健身网 阅读次数:
摘要: 嘉子峰西壁是我们此行的重点,我们先后在2010 年2 月、11 月和2011 年2 月去侦察过。这条路线已经在我们心里默念了快两年了,每每想起的时候就会翻出照片看看。 嘉子峰山体庞大,顶峰是一片漫长的山脊线,从日乌 ... 嘉子峰西壁是我们此行的重点,我们先后在2010 年2 月、11 月和2011 年2 月去侦察过。这条路线已经在我们心里默念了快两年了,每每想起的时候就会翻出照片看看。

嘉子峰山体庞大,顶峰是一片漫长的山脊线,从日乌且沟观察,分不清楚哪是真正的顶峰。历史上仅1982 年美国人Fred Beckey 率领的队伍沿南壁上山脊登顶此峰,其余队伍皆告失败。屈指可数的几次攀登有:1981 年,英国陆军登山队有过4 次尝试,均到达了海拔6000 米以上;1982 年,美国队Williams/Stutzman 组合尝试西壁左侧路线,从路线图上看应该也到达了海拔6000 米以上;2008、2009 年,法国人两次尝试西壁右侧路线,其中2009 年到达了南山脊海拔6200 米处,但是都没有登顶。

从勒多曼因下来休息了一天,便去冰川上撤营,经过冰湖的时候实现了我久违的梦想——在冰川湖里游泳,很冷,但也很爽。13 日,我们把部分装备运到嘉子峰冰川上,再一次观察路线。之前严冬冬看到的西壁中央沟槽底下的那个大冰柱子没有冻上,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原本我极度渴望去攀爬这一条冰柱,可能难度在WI5 至WI6-,长度估计有一整段绳距,现在只能从左侧的岩槽绕上去了。当天返回大本营,原计划休息两天就开始攀登,但15 日夜间降大雪,一夜之间降了30厘米左右,只能又呆在大本营了,不过好在大本营食材丰富,有面有米,各种蔬菜,各种肉。李爽是面食专家,以前还开过蛋糕店,自称面点师,蒸包子、做饺子、手切面、烙饼、鸡蛋灌饼……想吃就随便点。我擅长的是各种干锅和炒菜,后来还激发了赵哥做饭,一时爆发,做了土豆烧牛肉、炖鸡、还居然尝试切土豆丝。炖鸡用高压锅排气了100 分钟,最后骨头都可以嚼着吃了。这样一搭配,真的是“快乐大本营”。石头上的雪化了就可以攀石了,我们在周边爬了近20 条线,在雪山蓝天下攀石,真是爽到极致。

[attach]1588996[/attach]

嘉子峰西壁是我们此行的重点,我们先后在2010 年2 月、11 月和2011 年2 月去侦察过。这条路线已经在我们心里默念了快两年了,每每想起的时候就会翻出照片看看。

19 日早晨6 点30 分,我和冬冬准时出发,李爽留在冰川上拍摄。8 点05 分到达岩槽起步的位置,开始用绳子攀爬,继续采用行进间保护的方式,估计爬了一个半绳长,我们就会合了。原来是冬冬领攀遇到了一个大洞,有仰角,左侧光板,右侧直壁光板。很快交换装备,我从左边光板开始领攀。这一段还真有些难度,光板处保护点不好做,也没有好的脚点,我爬整个绳长花了整整一个小时,难度在M5 左右。之后和我们预想的一样,一路畅通。横切到右边的大雪槽,全部采用行进间保护方式,有雪坡、亮冰,最难的还是薄冰,但两人之间至少会有一个保护点。天气很好,没有落石,没有落冰,这一天我们总共只交换了3 次,仅一次在同一个点休息。
即便这样,我们到达预定露营的地方还是天黑了。原以为在这片大岩壁下面有能搭帐篷的平台,没想到40 多度的雪坡和大岩壁完美地贴合在一起,岩壁完整得出奇,找个打岩锥的逢都很难。最后只能在岩石和雪交接的地方挖出个能放下屁股的平台,就这么凑合一晚上了。虽然带了帐篷,但也只能想象一下有帐篷的美好生活了。庆幸的是,迎风面居然都没有风,以前可是狂风肆虐,没有消停的时候。穿着高山靴、身体裹在The North Face? SOLAR FLARE 零下29 摄氏度的防水睡袋里也不觉得冷。后半夜觉得脚冷,就把TNF HIMALAYAN MITT 并指羽绒手套当脚套套上,就完全不冷了。这比以前的露宿要爽多了,海拔已经是5914 米,第二天还有700 多米就可以登顶了。
说我们在“走路”其实很不准确,更贴切的描述应该是像猫一样悄悄爬行才对,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弄出响动,吓跑猎物。[attach]1589028[/attach] 20 日早早醒来,但是却迟迟不愿动,这种地形活动不开,操作不便,一直拖到9 点30 分才出发。沿着大岩壁的根部向右斜切,翻上一条很小的支脊,继续向右斜切到大冰槽里,我连续领攀了两端,之后换冬冬领攀一段,还是行进间保护的形式。之后需要向右斜切到雪脊上,再沿着雪脊翻过一段陡峭的岩石路线基本就登顶了。但是雪脊的雪况变差,又是勒多曼因上面那种雪壳盖在亮冰上,且中间10 多厘米的空隙。不过这里的雪层有差不多30 厘米厚,让人心里直发毛。多做保护点,就算发生雪崩,也要让自己挂在绳子上,不能被直接冲到山脚下。好在有无险,我们采用行进间保护的方式继续前进,直至岩石路段。
这些石头大,但很破碎,我们爬得很慢。有一处有点小仰角,折腾来折腾去觉得戴大手套爬不靠谱,于是脱了手套向上爬,费劲地过去了。但是再往下,看我的一只冰镐挂在下面的一把快挂扁带上晃来晃去,原来冰镐的腕带套在手套上,脱手套的时候就和腕带一起脱掉了,冰镐就这么留在下面了。还好挂着,没有掉到山脚下。我就拿着一只冰镐在深雪里挖洞,每次给左手刨出一个坑当手点。附近又没有好的保护点可以用,只能再爬十几米到上面的大石头处,这一路那叫一个难受,底下的严冬冬也因为脚冻和长时间小腿支撑难受开始叽哩哇啦直叫唤。终于,我可以把8.2 毫米的攀登绳直接绕过大石头形成一个稳固的保护点,担心大石头会整个翻下山去,就在另外一个大石头上又用攀登绳做了个保护点,这样就绝对安全了。冬冬在过仰角的时候肯定会用绳子借力,保护点不靠谱就等于玩命。等冬冬到保护站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这一段难度为M6,可惜我们为了赶时间,一张照片也没留下。这里不能露宿,还吹着风,我们寻思着上面的大石头下可能有小平台可以将就一晚上。
我又往上爬了大半段,找到一处很小的雪窝,上面是大石头形成的夹角,保护点好做,也安全。冬冬跟攀上来已经是20 点45 分了。迅速做好保护系统,然后挖平台。晚上10 点多钟,终于挖出了一个容我们坐下去的小平台。这里海拔6407 米。这一夜不如昨夜安静,嘉子和日乌且之间的垭口恢复了以往的咆哮状态,风从我们脚下扬起,粉雪打在脸上,我们就算很生气也无济于事。烧水时,就得用睡袋挡住,免得风把炉头吹灭。有了前一晚的经验,睡觉时直接把羽绒手套套在脚上,索性把高山靴装进背包,虽然有风,但并不算冷,只是老坐着屁股很疼,想换个姿势也没那么宽敞的地儿。
这一夜不如昨夜安静,嘉子和日乌且之间的垭口恢复了以往的咆哮状态,风从我们脚下扬起,粉雪打在脸上,我们就算很生气也无济于事。
21 日9 点47 分出发,早晨的高山靴冰冷,脚比晚上在睡袋里要冷多了。风也开始和我们较劲,每打一镐,风就把掉下去的粉雪吹回来,糊在我的脸上,除了满嘴脏话用来发泄以外,别无他法,能感觉到眉毛上很快就结冰了,面颊上全是水。翻过一个差不多有70 多度、风吹形成的小雪脊,向左切到左面的壁上,再往上就是雪脊了,原来左边看起来像顶峰的岩石渐渐比我们低了。雪脊上虽然有强大的西风一直吹着,但雪况还是不好,下半部分雪松且厚,爬起来有点担心。猛然间抬头,发现右侧能清楚地看见贡嘎主峰,虽然风很大,眼睛上有些水珠,但我还是掏出相机拍了两张照片。这一天一直是我领攀,到了雪脊之后就没有做保护点了,雪太厚,也挖不出保护点了。
[attach]1589046[/attach][attach]1589045[/attach]
继续沿着雪脊向前走,风越来越大。在到达比较平缓的主山脊之前,风大得有点受不了。我被吹倒了好几次,挂在腰间的四五枚机械塞(其中还有BD 3 号Camalot)几乎被吹平起来了,把BD Cobra冰镐只用腕带挂在手上,很轻易就能吹飘起来。反正顶峰就在眼前了,任凭你怎么吹吧,步伐越来越坚定,即便脚还是木的。
12 点01 分,我们同时踏上了顶峰。毫无悬念,这就是顶峰,周围都比它低。以前最担心的北侧的顶有可能比它高,美国人还用什么方法测量了一下,但这完全不用测量,用肉眼就可以分辨。GPS 显示6555 米(官方公布实际海拔6540 米)。太兴奋了,我们居然就这么做到了。像攀岩一样,我们居然Onsight③了这条路线。这是一次完美的攀登,高差1524 米,M6/WI3/55 度雪坡!和我们2009 年的幺妹峰南壁直上“自由之魂”路线相比,这条高出了500 多米,难度上也增加不少。相比之下,这才算是大路线。
天气晴朗,能见度很高,爱德嘉、中山峰、贡嘎主峰、达多曼因、勒多曼因、日乌且尽收眼底,每一座山都看得很清楚,贡嘎主峰也一点没被云彩挡住。因为风大,一点东西没吃,收短绳子结组下撤。沿着顶峰南北向山脊一直往南走,偶有小上坡,然后沿南壁下撤。在南壁上下降了12 段,中间见到了一枚“古老”的岩锥,应该是1982 年美国队留下来的。到达日乌且和嘉子之间垭口的时候已经快晚上7点,如果直接下撤到嘉子冰川营地,肯定又是漫长的一夜。当时冬冬记得1982 年美国人从下面的粒雪盆爬上来用了10 段,2003 年英国人登完日乌且从这里下降用了8 段。但在这里住也并不是很爽,两边都是陡峭的雪坡,不排除雪崩的可能性。最后,我们朝爱德嘉峰方向走了几分钟,在一处稍微安全的地方扎营,风也比垭口上小一些。
钻进帐篷的那一刻,真是幸福无比,赶紧摘掉头盔、解开安全带,终于可以不怕吹风了,终于可以躺着睡觉了,终于不用再吊在安全带上了……是夜,风还是巨大,用力地撕扯着帐和李爽会合后,我们回到了大本营。这条路线的名称其实冬冬早就想好了,只是一直憋着不说。登顶时我问他,给路线起个什么名字,冬冬毫不犹豫地回答:“自由之舞”,我当时没有同意也没有反驳,也没有搞清楚到底是“伍”还是“舞”。风大,也懒得讨论。回到营地才问他是哪个“wu”,答曰舞蹈的舞。听起来不错,那就它了。这正符合我们渴望自由、追求自由的态度。
小贡嘎攀登: “爽(Thrill)”

在我们上嘉子峰的前一天,美国人来了,他们要登日乌且和嘉子峰,还说俄罗斯人第二天就会上来,他们登爱德嘉。虽然去四川登协办手续时已经听说了,但当他们真的到来时还是让我感到热血沸腾,有一种和他们一较高下的感觉——在同一个营地,登相同的山,以前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当然,我们在大本营相处得很友好,也没有实质性的竞争,只是内心里有这样一种冲动,或许我们有主场优势吧。就这么轻易的,我们定下了再登小贡嘎的计划,陪美国人和俄罗斯人在这里玩玩。可以说,小贡嘎是美国人和俄罗斯人给我们的礼物。


小贡嘎,海拔有5928 米和6027 米之说,因为没有弄到地形图,真正哪个是对的我们也无从知晓。它是这几座山里最尖的一座山,我们都说它看起来最像山.1981 年、2008 年和2010 年分别有美国、法国和韩国队攀登过此山。28 日我们开始了小贡嘎的攀登。之前在嘉子冰川的营地并没有撤下来,这次上去需要把营地挪到小贡嘎脚下。为了节省体力,28 日一天只到达冰川营地,29 日用一天时间挪营地到小贡嘎脚下,30 日开始攀爬。有可能一天往返,也有可能天才能往返,当然还有可能完全上不去。29 日下午开始下小雪,到傍晚就停了,但还是把小贡嘎这座石头山变成了白发老翁。我们决定照原计划执行。

\


30 日早晨4 点起床,6 点出发。三人结组而行,用整绳长,李爽在正中间。前半段都是雪坡,冬冬领攀,速度很快。行进间保护爬了一段之后,觉得把李爽放在中间不太合适,从第二段开始就把她放在离我五六米的位置,这样有任何问题我都可以第一时间解决。第二段就基本走完雪坡了,开始向左斜切到山脊上。这一段的后半段岩石极为破碎,即便冬冬再小心也还是难免会弄下来一些小石头,我和李爽俩人东躲西藏,真担心来个石头打中要害。

[attach]1589214[/attach]

\

[attach]1589215[/attach]

之后换我领攀,用两条绳子,跟攀的冬冬和李爽各系一头,这样攀爬时互不干扰。第一段并不难,翻上左侧山脊,还向上爬了一小段,难度M3。第二段有些难度了,当时估计这应该是整条路线最难的部分,大石块,比较光,有几乎垂直的地方,有些大石头比较松动,不能轻易发力,再加之昨夜的一场雪,让人看不清楚虚实,这段M5。爬完这段之后,李爽兴奋地要合影,以纪念这“最难”的一段。之后紧接着两端M4。在第三段结束的时候,发现了路线绳,还挺新。这让我们摸不着头脑,资料显示以前的三次攀登,没有一次是在南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随后冬冬跟攀时在路线绳边上发现了一个印着韩文的能量脑袋,那肯定就是2010 年韩国人爬的这条路线,绳子、扁带的新旧程度也比较符合。这让我们或多或少有些郁闷。
第五段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坡度并不大,薄薄的一层雪盖着光板石头。保护点不好找,石头很光,一出发就不好爬,到结束的地方也没发现有哪一小段是容易的。这段绳距我做了很多保护点,不敢马虎。估计爬了快50分钟,难度M6。再往上就能看到雪坡了,这一段并不难,差不多M3 的难度。时间过得飞快,黑暗毫不留情地降临,虽然已到雪坡,但上面还有很长一段。拿出头灯,继续向上爬,没准在大石头侧面就有平台可以扎营。我继续领攀,但中间并没有做保护点,雪况极为完美。采用行进间保护方式,我到了第一个大岩石处,有一个小平台,但不够扎帐篷,旁边有两捆韩国人的路绳,是主绳。打了两个冰锥保护他俩上来,商量对策。

[attach]1589230[/attach] 我们总共只带了一顶帐篷,一条睡袋,一张救生毯(能反射红外线的一层薄膜)、炉头和套锅,还有半张防潮垫。如果在不能搭帐篷的情况下露营,这些装备足以让我们三个人冻伤。时间已经是晚上8 点多了,海拔接近5900米。冬冬看了看相机里的照片,觉得向上应该有平台可以扎帐篷,如果没有就继续往上爬,登顶之后在顶峰附近露营,第二天下撤。如果顶峰附近也不能露营,那就只能连夜下撤,这种情况可能导致体力透支,但冻伤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身体一直在活动。[attach]1589281[/attach][attach]1589280[/attach] 冬冬看了看相机里的照片,觉得向上应该有平台可以扎帐篷,如果没有就继续往上爬,登顶之后在顶峰附近露营,第二天下撤。如果顶峰附近也不能露营,那就只能连夜下撤,这种情况可能导致体力透支,但冻伤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身体一直在活动。
随后,冬冬领攀,还没爬完一段绳距就传来声音说找到平台了。这个消息如同救星一样,要知道在这个时候,我们是多么需要这样一个平台啊!平台非常完美,上面是仰角的巨石,外侧雪积了很厚,在这里睡觉可以随便翻身,绝不会滚到悬崖底下去。搭帐篷、烧水、吃东西、睡觉。垫上背包,再把我的防潮垫撕成两节垫上,脚上盖上睡袋,再把冬冬带的救生毯盖在上半身,这一夜的寒冷倒也能承受,晚上还下了点小雪。
这一天的攀爬,最满意的不是我自己,而是对李爽。她从来没穿冰爪踩过石头,可以说连小冰镐都不会用。但她学得极快,在爬完那段M5 的时候,她说会用冰爪找点了,我看她爬M6 的时候冰镐已经用得很好了,找点的能力也很强,冰镐钩小点,稳定性也很好。最让人欣慰的是,她心态太好了,一上来就敢爬,没有任何发怵。这真是难得的女将!
早上不到7 点我就醒了,这样的环境睡着也是一种折磨,那就早点起吧。唯有冬冬还能在此情此景中鼾声阵阵。不慌不忙折腾完,9点50 分才出发。出乎我意料的是,半个小时后我们就登顶了,也就是10 点21 分,我们三人就都站在顶峰上。可惜这次天公不作美,到处云雾缭绕,看不清楚周围的山,环拍照片看不出个所以然,视频勉强好点。在顶峰等了40 多分钟也不见好转,那还是下撤吧。在顶峰上,我们发现了韩国人的两根雪锥。
在顶峰上,我问李爽感觉怎么样,她回答:爽!很爽!我说给路线命个名吧,冬冬说就叫“爽”吧。李爽说,她确实爬得很爽。正如李爽说所,我们都爬得很爽。路线命就暂定为“爽”。之所以是暂定,是因为我们的路线和韩国人路线有一部分是重合的,但不知道到底重合了多少,或是完全重合的,只有等回去查证之后才能命名。最后查证,我们有大约1/3 的路线是和韩国人重合的,那路线名字就叫“爽(Thrill)”了,难度M6/50 度雪坡,600 米高差。
11 点多开始下降,12 段绳距就下到冰川上。昨夜的一场雪和当天的大雾都给我们下撤创造了有利条件,大雪冻住了松动的石头,但又没有大到有流雪的程度,低气温不至于把雪融化,让石头掉出来。整个下撤的过程中没有一次非人为的落石。下午4 点48 分,我们返回营地。
后记 这一轮的攀登可谓连连获胜,在每一座山下都感到信心十足,攀爬之前能基本准确地预判可能失败的因素。之所以有这样的结果,我想是和这几年的攀登积累分不开的,随着攀登经验的增多,攀爬能力的增强,“读线”能力也有所增强,“Onsight”的几率也更大。能力的提高会大大增加攀爬的自由度。这里的能力不仅仅指身体上的,也指判断、观察和心理层面的。当然,永远不要沾沾自喜,不可自信心过度膨胀,要客观地看待山峰,客观地做风险评估。[attach]1589397[/attach]

\

本文链接:嘉子峰西壁:“自由之舞”

上一篇:圣弗莱—“山在那里”国家登山队队长王勇峰见面会

下一篇:圣弗莱“山在那里”展馆将亮相2012年亚洲户外展 

友情链接:

听佛经 心经 大悲咒经文念诵

Copyright © 2017 运动健身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8043316号